傢俱促銷

關於部落格
傢俱促銷
  • 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杭州市中院一審判決保時捷司機孫睿過失致人死亡獲刑6年

  杭州保俶路保時捷卡宴撞死夜宵攤主案見分曉   杭州市中院一審判決保時捷司機孫睿   過失致人死亡獲刑6年   認為其不具有殺人主觀故意;孫睿家屬與被害人家屬達成賠償協議   □通訊員 鐘法 本報記者 陳洋根/文 通訊員 袁海軒/攝   今年1月16日晚上11點48分,杭州保俶路寶石山下二弄交叉口附近,一輛寧波牌照黑色保時捷卡宴越野車在倒車時,撞到了一個夜宵攤,司機與攤主夫婦發生摩擦起糾紛。女攤主的丈夫、36歲的王良利上前阻停車輛,討要說法,後因車加速慣性被帶倒,頭部造成重創經搶救無效死亡。肇事司機孫睿,1992年2月出生,“富二代”身份,與夜宵攤主形成強烈對比,因而引發社會廣泛關註(本報6月13日以《杭州保俶路保時捷卡宴撞死夜宵攤主案昨一審開庭》為題做過報道)。   檢察官指控,孫睿明知自己的行為可能會造成王良利生命受威脅,仍持放任態度,已觸犯刑法,且情節惡劣,社會危害性極大,當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責。孫睿則辯解自己根本沒想到要故意殺人,造成對方死亡非其本意。辯護律師分析認為,孫睿的行為屬疏忽大意的過失致人死亡。   到底是故意殺人還是過失致人死亡?昨日下午,杭州市中院一審判決認為,指控孫睿的行為存有放任的主觀故意證據不足,更符合過失致人死亡罪的構成要件,故一審以過失致人死亡罪判其有期徒刑6年。   【案情起底】 法院一審判決還原事發經過   法院的一審判決,又把時間拉回到今年1月16日的那個夜晚:   1月16日,孫睿應約無證駕駛套牌的保時捷越野車,攜女友自上海到杭州G+酒吧參加聚會。   當晚11時40分許,孫睿攜女友為尋酒吧而駕車沿保俶路由南向北行駛。當車行至少年宮西門停車場附近倒車時,車尾與停於道路東側非機動車道上、由王良利夫婦無證經營小吃的手推車攤發生碰擦,引發糾紛。王良利要求孫睿下車查看,孫睿欲賠錢了事,但攤主堅持要求他下車,孫未予理睬,繼續駕車經前方路口又折返,沿保俶路由北向南行駛。   時至11時45分許,孫某依然沒找到酒吧,又折返,行至保俶路澳門豆撈店附近路段時,被王良利發現,並將車攔停於距前方人行橫道線北側停車線7米處的機動車道內,王妻站在孫睿駕駛的車右側前方阻止該車前行,王良利隨即至該車駕駛室左側前車門處敲窗,堅持要求孫下車處理糾紛,孫欲賠款了事,但拒絕下車。   僵持中,孫睿為驅離攔於車輛右側前方的王妻而強行驅車,採用“點剎”(踩下油門再踩下剎車)緩速前行的方法3次對王妻進行頂逼,以迫使對方做出避讓。王良利抓住該車駕駛室左側前車門把手,並拍打車窗,要車停下。   圍觀群眾戴某見狀,也抓住該車左側後車門把手拍打車窗要求車輛停下。王妻被頂逼後,避讓至車輛右側並抓車右側反光鏡殼,孫睿趁攔在車輛前方的王妻已避讓至車頭右側,前方無人之際,隨即向左側打方向加速駛離該處,繼而又向右側回正方向繼續加速前行。   期間,戴某見車加速前行,便放開了車門把手,王良利未放手並隨車跑。由於車突然加速,王良利隨即被車拖行,當車行駛至距人行橫道線南側約11.1米時,王良利摔倒在該保俶路中心綠化隔離帶西側路面,因頭部遭受擠壓,經送醫院搶救無效於次日死亡。經法醫鑒定,王良利系頭部遭受巨大鈍性外力擠壓,致嚴重顱腦損傷死亡。   法院另查明,事發後約20分鐘左右,孫睿與其女友因找酒吧再次駕車路經事發地,後至酒吧參加聚會。次日凌晨零時40分許,民警在本市環城西路慶春路口南側的G+酒吧附近查獲涉事車。凌晨2時15分許,民警勘查涉事車時,將前來該處的孫睿抓獲。   案發後,司法機關瞭解到,王某的妻子孫某已懷有身孕,後已順利生產。   【一審判決】 認定司機不具有殺人的主觀故意   就該案控辯雙方的爭議,即故意犯罪與過失犯罪的分歧,杭州市中院的一審判決中也進行了詳細分析。   法院經審理認為:   不能認定孫睿對車前方阻攔人員的傷亡結果存有放任的故意。證據證實,孫睿駕車頂逼車輛前方人員,繼之加速逃離過程中,其間有數次採取“點剎”緩行及見前方人員已避至車輛右側而往左側打方向行駛的行為存在;   本案的事實經過反映,有人站在車輛左側拍打車窗,並不意味著拍打車窗人員已處現實的危險狀態,其危險在於車輛在行進時,車輛左側人員是否緊抓車門把手。而要認定孫有放任的故意,應有證據證明孫對此危險狀態已有感知,但此案證據不能證明這一事實;   孫在供述中稱“當時其註意力都在攤主的妻子上,沒有工夫看兩側反光鏡里的情況,其他人的情況其沒註意”、“當時攤主有沒有拉車門其不清楚。”此辯解並非沒有一定合理性。本案發生在深夜,儘管有路燈照明,但有別於白天,視覺條件相對較差是不爭的事實;孫自車輛加速至案件發生,僅2秒左右的時間,在如此短促的時間里,孫未留意車輛左側情況,也符合常情;孫駕車經歷較短(一個月左右),也未取得駕駛員資格,情急之下,因註意力聚焦在車輛右側前方而疏於對車輛兩側的觀察,也屬情理之中;   本案系因輕微糾紛引發,由此糾紛激發孫產生置他人傷亡於不顧之行為意志,有違情理;如果孫僅因擺脫這一輕微糾紛選擇奪路而逃,又明知其行為可能會造成被害人傷亡結果的發生而故意為之,但在事發後約20分鐘左右,孫又駕車路經事發現場,繼後又至酒吧平靜參加聚會,前後行為心理矛盾明顯。   法院認為指控孫睿行為時存有放任的主觀故意證據不足。據法律規定,應認定被害人死亡後果的發生系因孫在行車時未盡註意義務所致。孫睿之行為更符合過失致人死亡罪的構成要件。鑒於本案性質嚴重,社會影響惡劣,法院決定以過失致人死亡罪從重懲處,故一審判處被告人孫睿有期徒刑6年。   聽到判決後,孫睿在法庭上泣不成聲。旁聽的被害人家屬看上去心情較平靜,此前孫睿家屬與被害人家屬就賠償問題達成調解協議,並取得被害人家屬諒解。   (原標題:杭州市中院一審判決保時捷司機孫睿過失致人死亡獲刑6年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